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听信算命所言,他造反只为住宫殿,品美食,享受一下皇帝的待遇
发布时间:2019-06-15 16:44:20来源:w88手机版-优德下载点击:7

  中原王朝自古以来就有造反的传统,几乎从仅存文字记载的商朝开始,都有人冒着杀头诛九族的风险去造反,踏着累累白骨,身上沾满鲜血,期望最终坐上皇帝的宝座。

  特别是自从陈胜、吴广喊出那句著名的口号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之后,历史上造反更是络绎不绝,“皇帝轮流坐,今年到我家”成了很多人的人生理想。

  

  原因自然不一而足,有的是纯粹因为活不下去了,有的是对目前的现状不满足了,有的是觉得自己也可以尝尝当皇帝的滋味。但历史浩瀚,无奇不有,其中也不乏令人不可思议、啼笑皆非的奇葩情况。

  这场造反,领头者不是文臣武将,不是皇亲国戚,不是军阀诸侯,不是像陈胜、黄巢、李自成、洪秀全那样生猛刚硬的农民起义领袖,而是一个很不起眼的染坊工人张韶,因受算命先生苏玄明的鼓惑,突发奇想,激情造反,只带领百十来个无业游民就轻而易举地占领了皇宫,然后不到一夜就被剿灭。

  824年,16岁的唐敬宗李湛即位,他不务正业,耽于玩乐,沉迷击鞠,喜猎夜狐,不思江山社稷,不爱坐朝理政。李湛天天除了玩就是玩,不仅玩出了花样,还玩出了高度,他开创了大唐的先河,把自己临朝听政的清思殿变成了一个踢马球、摔跤、举行宴会的高档娱乐场所。而且嫌自己一个人玩不热闹,还经常拉上宦官、禁军、宫女一起陪他玩。

  小皇帝的所做作为当然逃不过谏官的苦劝,但即使谏官把头都磕破了,李湛仍然无动于衷,我行我素。

  至于国事?那玩意有什么好玩的。上朝,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。

  张韶和苏玄明都是大唐京城的街头小民,一个是官营染坊里负责给皇家丝织品印染的工人,一个是街头的算命先生,均生活在社会底层,生计不保,同病相怜,遂成好友,没事经常在一起喝点小酒,吹吹牛逼。

  

  长庆四年(824年)四月,好基友徐玄明给张韶算了一卦:“我尝为子卜,子当御殿食,我与焉。”你这小子是大富大贵的命,将来铁定会进入皇宫,坐在皇帝的宝座上,老苏我也能沾沾光,跟你把酒言欢,共享御宴。

  谁都愿听忽悠话,但从算命先生嘴里说出来的话往往带有一丝神秘的味道,张韶听了很舒服。

  住宫殿,品美食,享受一下皇帝的待遇,这种诱惑瞬间激活了张韶的欲望。

  张韶信以为真,“以为然”(《资治通鉴》),随即又问苏玄明如何做到?“吾闻上昼夜猎,出入无度,可图也。”苏玄明告诉他,现在皇帝天天忙着打马球、猎狐,根本不理朝政,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时机干点大事。

  而且,前些日子有个名叫徐忠信的人竟然闯进了皇帝洗澡的地方,这么看来,皇宫的守卫也不是那么严密嘛。

  说着说着,两个人都激动起来:在皇帝宝座上吃饭,想想都过瘾啊!听说皇帝用的碗筷和盘子都是金子做的啊!

  这种事情学名叫做“政变”,但在两个平民眼里却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,只是为了“过瘾”。

  就这样,一场造反史上不可思议的事件开始酝酿。

  既然进皇宫就要手里有人,人从哪来?

  张韶虽一介草民,但处事果决,干脆利落,随即“与玄明谋结染工无赖者百馀人”,准备行动。

  张韶虽然是个染工,但人缘特好,在他的召集下,100多个染工无赖都来了。听说到皇宫去过瘾,这些人听着刺激,虽然他们也知道有危险,不过皇帝都在打马球了,皇宫一定没人。

  人找到了,怎么进皇宫?

  皇宫是皇家禁地,戒备森严,高手云集,怎么进入皇宫又是摆在张韶等人面前的难题。据史书记载,唐朝皇宫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松散,也是戒备森严的宫廷,不仅有护卫侍卫,而且各个门口都有把守的太监。要想进皇宫谈何容易?

  不过这些事难不倒张韶,他现在已经被进皇宫坐龙床喝龙酒当成人生终极目标了,为了这个终极目标,什么事都不是小事。

  唐敬宗李湛一心扑在游宴和击球事业上,“昼夜球猎,多不在宫中”(《资治通鉴》),高手们大都护驾一同玩乐,守城门的士兵也稍稍松懈,正好给张韶创造了机会。

  因为张韶是宫里染布坊的工人,染布虽然在宫中进行,但是染料却需要从外面运进来。于是张韶就把兵器藏在运送紫草(一种染材)的大车里,带着100多人赶着大车进入皇宫,约定分头藏匿,到了夜里再发动偷袭。

  程序正当,鱼符无误,再加上张韶经常押送布匹出入皇宫银台门,守卫对他都比较熟悉,也不过多纠缠,检查的时候比较敷衍,张韶得以蒙混过关。

  张韶、苏玄明一伙顺利进入银台门,但途经另一道门时却发生了意外,有个心细的守卫看到这些推车的人咋这样费劲呢?让张韶停车加以盘问检查——你想啊,紫草那么轻,就算在车上堆得再高再厚,也不至于把车轮压得那样嘎嘎响啊。

  张韶心虚啊,眼看着事情将败露,从车里抽出刀子,冷不丁将守卫杀了,大伙儿发一声喊,也不藏了,拿起兵器,向皇宫深处杀去。他们多是宫中染工,对宫中布置较为熟悉,有的跑向清思殿抓皇帝,有的则索性去抢皇宫的宝贝,一时间大唐皇宫乱作一团,皇宫里的人也傻眼了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。

  这时候皇帝在干嘛呢?

  正如张韶、苏玄明事先的判断,当晚小皇帝李湛正在清思殿打马球,殿外只有几个宦官留守。宦官们发觉有人持刀挺抢向宫中攻来,大为吃惊,急忙关闭宫门,跑去向皇帝报告。

  李湛正打得正起劲,外面传一片喊杀声,李湛哪儿见过这种场景,吓得脸色发青,连路都走不了,马上就想往右神策军中尉梁守谦那里跑,转眼一想太远了,狼狈不堪的由太监们护送到左神策军中尉马存亮处躲避,并派大将康艺全率领骑兵入宫讨贼,此时皇宫内才正式开始了防卫。

  张韶骤然发难,皇宫的守卫不明所以,一片混乱。张韶的队伍一路前行,没有遇到任何顽强的抵抗就攻入清思殿。

  张韶大是得意,跑去李湛的御辇、御榻,这儿坐坐,那儿躺躺,看到殿里还有李湛尚未享受完的饭菜,便招来苏玄明,哥俩对坐,把酒言欢,开始吃喝。“升清思殿,坐御榻,与苏玄明同食”(《资治通鉴》)。

  

  此情此景跟苏玄明先前卜卦完全一样,张韶不由得对苏玄明竖起大拇指,说果然如你所言:“你小子牛逼,算得我来皇宫喝酒吃菜,我便真来皇宫喝酒吃菜,算的真准。”然后就闷头猛吃猛喝,没下文了。

  苏玄明此时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,他问张韶:”你TM不会就打算到此为止了吧?“

  “那还要怎样?”张韶一脸懵逼加茫然。

  苏玄明愣了,这就算完了?老子陪你干杀头的买卖你竟然真的只为了来皇宫吃顿饭?

  苏玄明原以为,张韶之所以敢起事,定有远大志向,将来张韶当了皇帝,他苏玄明也好跟真沾光,没想到张韶却是单纯为了坐坐御塌,吃点喝点,享享口福,见见世面,妈蛋,这家伙就这点出息。

  张韶和苏玄明面面相觑,于是又跑出去召集人,准备把皇帝抓起来,但时机早已错过。两人知道大难临头,只好“惧而走”,准备三十六计走为上策。

  但皇宫岂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。他们早先是借着守卫相熟,疏于防守,骤然发难才奏效的,宫里还不知道他们其实只有一百多号人。张韶等人还没跑出去,奉命前来剿贼的将士已经杀了过来。

  夜色掩映

  神策军鳞甲森森

  正规军VS平民

  血沫四溅

  碾压

  这一干乌合之众哪里是中央正规军的对手,结果全部落网,领头的张韶等人被斩杀。“杀韶、玄明及其党,死者狼藉。逮夜始定,馀党犹散匿禁苑中。明日,悉擒获之”(《资治通鉴》)。

  一场造反滑稽戏就此灰飞烟灭。

  这次造反,没有精心预谋,没有充足准备,没有深思熟虑,没有像样的武装力量,没有应有的夺权初衷,不过是两个异想天开之人说笑间临时起意而为。事件前后不到一天时间就宣告平息,除了一名守门士卒牺牲,皇帝受到少许惊吓外,几乎没有对大唐帝国造成任何创伤。

  皇帝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,按理说,敬宗李湛应该大发雷霆,严肃处理一批人,以发泄心中怨气和怒火,但结果却出乎人们意料。

  按照大唐律法规定,“盗所历诸门,监门宦者三十五人法当死”,凡张韶和他的同党所经过的宫门,门卒、宦官有三十五人由于失职而应当叛处死刑,而唐敬宗却下诏“杖之,仍不改职任”(《资治通鉴》),唐敬宗回宫后,重赏了剿贼有功的将士,而当晚值守的门卒和宦官不过挨了板子,其余既往不咎,竟然连原来的职责岗位都没有更换。

  公元826年,也就是张韶、苏玄明乌龙造反事件两年后,唐敬宗打完夜狐回宫和宦官饮酒庆祝,酒酣兴浓,安然睡去。这一睡,再也未醒来,宦官刘克明、苏佐明等人将他在睡梦中杀死,享年18岁,是唐朝历史上最短命的皇帝之一。